变态北大高材生,为1%的挑剔肌肤做了一款面膜

来源:  美誉空间  徐欣欣


够变态,够新鲜

合作伙伴都说他是个变态的处女座。

但正是这个变态的处女座,推出了在化妆品行业从业十多年的专业培训师嘴中“产业史上唯一值得期待的颠覆性国产化妆品。”

这款颠覆性产品,就是保质期仅有30天的悠鲜面膜。对于动不动就是3年保质期的化妆品产业而言,30天保质期确实够变态。

作为目前全球唯一一个专注于短保质期的化妆品品牌,悠鲜对成分的追求极为变态——配方不含任何防腐剂、原料储存也不使用任何防腐剂,在此基础上去除任何形式的香精、色素等刺激肌肤的添加物。化妆品界完全依照如此严苛的标准研发所有产品的全球也仅有这一个品牌。


 

而这个变态的处女座,就是人称“叫兽”的悠鲜品牌创始人张兵武;作为中国百货商业协会美妆运营分会会长、中国美妆零售商学院院长以及日中化妆品国际交流协会的中方营销专家,张兵武最初所学专业与美妆业相去甚远。

上世纪90年代末,比较文学与世界文学专业是一门“显学”,作为这一专业的硕士研究生,张兵武曾就读于国学大师季羡林联合众多北大名教授发起创办的世界文学研究中心。

求学时期醉心于莎士比亚、尼采、川端康成的张兵武,北大毕业后就职于商务部属下中国对外贸易中心,下海后一直从事与化妆品相关的策划咨询工作,并很快成为该领域颇具影响力的意见领袖与品牌营销专家。他在2003年出版的《化妆品品牌营销实务》被视为行业里程碑式的著作,曾将众多创业者引入品牌之门;而他十多年一直为行业权威媒体媒体撰写专栏文章,持续影响者众多业内人员。2015年,张兵武以合伙人制发起国内第一个全国性美妆零售生态平台——美共体,半年不到即有1000多家门店加入,其产业号召力可见一斑。

北大高材生在大家眼里向来是眼高于顶、十分挑剔的,而“北大人+处女座”的基因组合更是非一般挑剔。由专家转型自己做品牌,自然有不一般的追求。

张兵武从不讳言悠鲜面膜是为1%的挑剔肌肤而生。产品上市不到2个月,悠鲜便俘获了很多挑剔者的“芳心”——中央电视台知名主持人、亚视演员、国际小姐世界大会中国区总冠军、世界名校商学院的老师,这些过去只会用海外大牌化妆品的人,肌肤过度“挑食”很难找到一款合用的面膜,遇到悠鲜后最终都成了品牌的“传道士”;其中不少便由韩粉转变而来。有远在瑞典的朋友在体验过之后,甚至每隔一段时间便要国内的朋友帮着带过去。

悠鲜首批数百位合作伙伴,其中有一部分自身便是挑剔的敏感肌,因为亲身验证了产品,便由忠粉成为了代理合伙伙伴。在收集到了500多例敏感肌用户甚至200多例激素脸“欢欣雀跃”的反馈之后,张兵武跟团队说:“敏感肌最挑剔,是防腐剂最好的‘检测仪’,产品品质如何这些用户最有发言权。她们认同的产品,其他人自然更容易接受”。

张兵武经常告诫合作伙伴,悠鲜产品效果虽然很棒,但不要试图去说服那些盲目追求功效而对自己健康不负责的消费者。悠鲜首先服务于那些很挑剔的人,他们在人群中占比可能不到1%;他们是牛奶消费者当中最早喝鲜奶的那批人,对产品品质十分“讲究”。喝鲜奶的人,怎么会在“面子”问题上“将就”呢?这些人不仅对物质很挑剔,在精神追求上也同样挑剔。因此最先接受悠鲜的是一批十分挑剔的的合作伙伴与消费者 ,而且大多是对人文艺术比较关注的“文艺范”。 

产品标准之“变态”,相应地使得整个系统运作都很“变态”。去除了任何防腐剂,保质期只有30天,悠鲜还要求产品送到手上时像鲜奶一样新鲜。

 

作为国内第一个像鲜奶一样预订的化妆品,悠鲜面膜所有产品都是在灌装下线的当天顺丰发货,珠三角次晨达,全国大部分地区两天之内到达。有广州用户订的鲜奶到家速度甚至还不如“悠鲜”面膜快。

这种“鲜”到没朋友的做法,也给物流带来了极大的压力;9月份开始每周二出一批货,承担发货任务的顺丰伙伴在朋友圈发微信称这一天为 “黑色星期二”。

极致无添加

有人不明白张兵武为什么要这么变态地追求化妆品的新鲜度。张兵武认为:短保质期的化妆品跟传统1年甚至半年以上保质期化妆品的区别,犹如鲜奶之于常规液态奶,新鲜农家肉之于超市冷冻肉,产品品质、体验与效果差别很大,这其中的区别也只有很挑剔的人才在乎、才能感受得到。悠鲜的肤感与使用效果为什么这么好?就在于够新鲜,产品下线到用完仅30天,充分保持了有效成分的活性。传统的化妆品出厂半年以后才到用户手里,其成分活性是很值得怀疑的。悠鲜就是要通过彻底去除不必要的添加剂、缩短保质期,将有效成分做足并充分保证其活性。

因为要“新鲜”,产品必须预订,用户下单之后需等待一定的时间。最初半个月出一次货的时候,有人说,在用户一天都不愿多等的电商时代这样做太不可思议了。张兵武说,真正好的东西值得等待,挑剔的用户愿意多等些时间。确实,最初的用户都毫无怨言等了半个月,对于他们来说,期待如此新鲜的面膜的到来,是一种前所未有的体验。宁缺毋滥,是这些消费者对待产品的基本原则。

有业内朋友跟张兵武开玩笑:“也只有你这种双重变态的人才会做这样变态的事。”张兵武答道:“这么多用户的脸被各种劣质产品毁了,我们有责任做出让消费者放心的产品”。过去几年面膜市场快速发展,鱼龙混杂,非法添加激素、荧光剂的产品毒害无穷,面膜品类声誉低到冰点,张兵武要用悠鲜面膜重树大众对国产面膜的信心。

不止于此,张兵武说,悠鲜面膜从一开始就可以PK任何国际大牌,即使是无添加鼻祖——日本的“FANCL”,在无添加的层面也没有做到悠鲜这样极致。

防腐剂对肌肤的负面影响逐渐被人们所重视,复旦大学公共卫生学院金锡鹏教授在接受媒体访问时认为:护肤品里的防腐剂会加速细胞老化,是一种慢性衰老剂。不仅防腐剂,张兵武认为本着对大众健康负责任的态度,在这个技术条件越来越好的时代,应该努力做到将一切不必要的添加成分去掉。尤其像面膜这种密集保养型的产品,让毛孔充分张开将精华液深度导入到肌肤中去,更应该努力做到彻底去除防腐剂、香精、色素。

当下有些半年以上保质期的化妆品虽然号称不添加防腐剂 ,但使用其他生物性或化学性等替代性防腐技术(如有的国际品牌用酒精替代、有的用一些消毒成分替代),虽然因此而去除了传统防腐剂,但因其抑菌效果不如防腐剂来得直接,甚至需要添加更多剂量的替代品,反倒给肌肤带来更多负担与不可预知的潜在伤害。

而有些化妆品虽然配方中没有防腐剂,但其成分在储存过程中仍然要使用防腐剂。像植物提取液、各类水性成分,储存过程中必然需要大量使用防腐剂,因此也不可避免地将防腐剂带到成品中去,最终对肌肤造成影响。

但是,彻底防腐剂对于化妆品界而言一直以来就是一个“哥德巴赫猜想”——要让液态护肤品在没有任何防腐剂的情况下不变质,风险很大。

面膜界的超级CP

2008年,一位亚洲顶尖化妆品制造商告诉张兵武,真正天然且不添加任何防腐剂的化妆品,保质期不能超过3个月;这就意味着必须压缩产品保质期。但是,自己太太和身边很多女性朋友在怀孕的时候,都找不到合适的护肤品;这些对化妆品安全性要求最高的消费者需要最健康的产品,而市场上却没有短保质期的化妆品能满足她们。

“产品中不含任何防腐剂,原料储存过程中也绝不使用任何防腐剂,让面膜真正保持‘新鲜’,将护肤品的保质期由常见的3年缩短至1个月。”

当初张兵武在微信上跟“面膜教主”、台湾贝豪总经理梁宏丽提出研发鲜奶般新鲜无添加的面膜并希望贝豪提供技术支持时,梁宏丽的第一反应是:“这个人有点疯,这个想法有点疯狂。”

作为一个文学专业出身的人,张兵武自然不了解技术上的限制,但也有敢于想像的勇气,因此也才会提出这样变态的要求。 

找贝豪,一方面因其面膜研发世界领先、不断带领整个面膜产业的发展升级;另一方面因其是个有情怀的公司,对于做出有突破性的产品有着非一般的狂热,算得上是美妆界的技术极客。张兵武跟梁宏丽说,这种划时代的产品只有贝豪才能做出来,做好了对消费者是一件大好事。张兵武直言:“你们不支持做这件事情,我就放弃这个计划,因为我找不到哪家公司比贝豪更适合做这件事。”

然而,“意中人”梁宏丽最初并没打算跟着张兵武一起去为这件当时看起来既不靠谱、也看不到前景的事情去疯。作为一直引领全球面膜产业升级的企业的“产品经理”,梁宏丽深知防腐剂对于保持护肤品性能的重要性,除了冻干粉、精油及油性成分为主的特殊形态的产品,国际上尚未出现一个彻头彻尾不添加任何防腐剂的化妆品品牌。

为了说服梁宏丽,张兵武打出了”情怀牌”,他说“做出这样的面膜,能给这个世界带来一些有意义的改变,消费者就有真正健康的化妆品可用了。这值得我们去尝试”

一半源于对方热情的“追求”,一半源于对技术突破的执着,梁宏丽很快也跟着张兵武成为了“疯子”,两人搭档组成了面膜界的超级CP,开始了漫长的产品研发。100多次配方调整、300多种原料筛选,7批次定型样品、230多天测试、300多份检测报告,一款完全让人放心、100%不添加防腐剂的面膜才开始正式面向公众预售。

 

当第一批符合标准的样品确认过关之后,梁宏丽跟张兵武说:“托你的福,我这个做了一辈子化妆品研发的人,第一次真正用上了没添加防腐剂的化妆品”。她坦承,因为全行业之前都没有人想过这样的事情,当时心里也没底,自己也就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去研发。但是,基于过去贝豪一再挑战不可能、先后开创性地推出隐形蚕丝面膜与备长炭面膜,她觉得自己的团队也许能够再一次创造历史。

首款鲜奶般的悠鲜面膜推出后,一些前期试用者直言该产品改变了自己对面膜的固有认知,知名女性门户网站爱美女性网的评测更是在补水保湿度、精华液渗透度与肤质改善能力三项指标上均给出了满分。

然而,这款彻底去除防腐剂太具颠覆性,仍有一些专业人士对此表示怀疑,甚至悠鲜核心原料供应商都当面跟张兵武说“这事到今天都觉得不可思议”。为此,张兵武甚至在朋友圈向全行业发出“邀请”:欢迎所有人对悠鲜的成分做最苛刻的检测。实际上,一些同行已经暗地里申请了悠鲜体验装并进行检测,事后他们跟张兵武沟通:没检测到任何防腐剂,细菌指数量少于国家标准,这怎么可能?

产品面世以来,张兵武经常听《Dream it possible》(我的梦)这首歌——

梦想的力量不可阻挡

别犹豫,奔向太阳,发现世界的美丽

我们会在黑暗中闪耀金光

我们会梦想成真

……

更极致的产品正接近测试尾声,悠鲜将以多种可能颠覆产业固有认知。